Mila's Journey

The Road Travelled

颱風的季節

1 則迴響

颱風莫拉菲正移近香港。夏天,是香港的颱風季節。今年的颱風好像比較多,這是今年第四個接近香港的颱風了。

在這風起雲湧的日子,我在好友家中,在兩隻狗兩隻貓的陪伴下迎接颱風的到來。思想悄悄地回到童年時在颱風下的日子。

我四歲從廣州來香港後,由於家境貧窮,住過山邊石屋和木屋,每年夏天颱風來臨的時候都驚心動魄。

我們先是住在一處叫新村排的地方,從荃灣市區經鄉村小路走大概20分鐘。現在這條小村已經消失,找不到了。我們住的石屋後面有一條溪澗,母親說我們經常在哪裡游泳。可是颱風來的時候,溫婉的溪澗就變成怒哮的洪流。因為怕洪流會淹過我們的石屋,所以父母整晚都不會熟睡,我記得曾經從屋後的小窗看過水漲的情況,轟轟隆隆的,挺是嚇人。父母就一早忙著做各種防風措施以及購買足夠食糧,因為以前的街市在‘打風’的時候都會休息,當時還未有像現在的大型超市,所以街市的餸菜在打風的日子很快就被搶購一空,買不到的話就要吃罐頭食品了。

在我六歲左右,父親在荃灣荃威花園下面的山腰買了一間木屋,在那段時期,打風落雨的日子就非常驚險了。其中有兩次最驚險、最難忘。

我們的木屋後面是一幅高於屋頂的石墻,石墻上是一塊菜地,有一次颱風颳得特別兇,在狂風暴雨下,屋後牆底不斷進水,我們不斷用破布堵塞。石墻流下來的水瀑布一樣,屋頂的鋅鐵板呼呼作響,基本上整間屋在大風雨下哀鳴著。我們一家三口,彷彿在風雨的包圍下,與世隔絕了。由於石墻隨時有倒塌的危險,父親就叫母親冒著風雨帶我到祖母在大窩口徙置區的單位暫避,他自己就一個人留守木屋。我記得當母親拉著我經過其中一塊菜田的時候,大風差點把我吹走(絕對沒有誇張),菜田小路的一邊是懸崖, 走不穩隨時會掉下去,所以母親和我改走另一邊,摸著石墻的石塊前進,渾身上下都濕透了。

我們安全抵達大窩口後,我從徙置單位往外望,大雨像張鋪天蓋地的白色大幔幕,無法看到幕後面的任何東西,我和母親整晚都惦記著留在小木屋裡的父親,當時電話并不普遍,難以知道父親的情況。一天一夜的大風雨終於過去後,我和母親立刻回家,幸好父親安全無恙,木屋就只屋頂的鋅鐵板被吹起了一角,總算逃過大難。

後來我們沒有再遇過那麼凶惡的颱風。而且在搬到公屋,我們叫‘上樓’以後,打風的日子就毋須再膽戰心驚了。打風就變成休息的日子,可以不用上課,不用上班,早上可以多睡一會兒,是多出了的假期。然而,每當風雨飄搖的日子,我都不期然地想起往昔那些大風雨下的磨難,也會為那些在颱風下沒有安全住所的人們給予祝福,希望他們平安渡過。

這個下午,我對著青馬大橋,看著不斷變化的風雲,想起上面那些日子,想起我的父母,啊,一轉眼已經數十年了!父母頭髪已白,健康漸走下坡,想到他倆一直以來給我遮風擋雨,我實在無以為報,只能盡力在他們離去前,給他們安穩的生活,為他們撐一把傘,讓他們度過無風無雨的晚年。

One thought on “颱風的季節

  1. 写的很感动,人生最大的无奈末过于生老病死,我们做晚辈的只有在父母有生之年为他们多做一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