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a's Journey

The Road Travelled

佛堂廚房義工的半天

發表留言

昨天星期天,我一大清早就起來,前往東蓮覺院弘法精舍做義工,負責廚房的工作。之前告知朋友D,她即笑我‘得唔得呀?’說真的我也不太肯定我會不會把廚房越搞越亂,因為我實在是太久沒有煮過飯了。我現在回到家,母親就已經煮好飯菜,碗也不用洗,真的感恩啊!回想十多年前我和男朋友同居時,每星期都有幾晚我會煮兩菜一湯的大餐,下班後就去買菜,然後又洗又煮,其實挺辛苦的,不過當時煮給心愛的人吃,是值得的。

其實這是我第一次到東蓮覺院,做義工是出於偶然的因緣吧。有一天我要找‘大寶廣博樓閣善住秘密陀羅尼’的梵文拼音,在Google search的結果內有一個是東蓮覺院的網頁,順便看了看,發覺原來東蓮覺院有很悠久的歷史,規模也挺大,有兩會址分別在跑馬地和荃灣。我看到位於荃灣的弘法精舍招募義工,便打電話去聯繫。剛好他們3月1日的法會還欠廚房義工,無須經驗,那麼我就一口答應了。其實我對弘法精舍有興趣是因為在四十年代曾經有兩位高僧 – 諦閑大師和倓虛大師,分別曾經駐錫,能夠在大師住過的地方做義工,誠福氣也!

我到達弘法精舍的時候,主樓大殿正面正進行修法課程,後來一位師姐帶我去主樓旁邊的廚房連食堂。廚房的統領是程小姐,約六十多歲,另外還有五位義工,我們七個人就負責約八十人的午飯工作。我被分派的第一件工作就是洗菜心。程小姐可能見我對著一大發泡膠箱的菜心有點徬徨,就示範了怎樣摘去發黃的菜葉和菜花、怎樣切去菜頭、怎樣把菜切開兩段。然後我就專注地工作。我一邊做,一邊心唸‘南無阿彌陀佛’,希望一會兒吃了這些菜的師兄都身體健康、福慧增長、精進佛法。由於太早起來的關係(7點鐘就我起床了,一般星期天我是十一點多,睡夠了才起來的),本來我還累累的,頭腦還是未醒的,隨著專心工作和念佛,慢慢地就忘掉了疲累,也忘掉了時間。我把切好的菜都放到一個注滿水的大洗滌盤內,然後很‘低B’地問程小姐接著應該怎樣做(我當然是要把菜洗乾淨啦!)。我看到那麼一大盤的菜實在疑惑怎樣洗,反正洗乾淨就是了,於是把菜在水裡抖動,撈起來放到旁邊的另一個洗滌盤,如是這反覆洗了三次,洗到水清了為止。

我完工後看一看鐘,原來已經做了個多小時!心想是否我做得太慢呢?(汗!)那邊程小姐她們已經開始炒菜了,一個叫大師兄的男士說十一點二十分就開始午飯,所以程小姐和另外兩個義工就加緊炒菜。我就沒有什麽特別的工作做,一直等到開飯時間,法會的師兄進來飯堂,我們就開始往他們枱上的碗倒湯。

終於到上師進來了,是穿喇嘛僧衣的西藏上師,另外有幾個西藏人和中國人也穿著喇嘛僧衣跟隨。由於最近我研究了一些藏傳佛教和正法的差異,所以見到喇嘛僧衣都有一點保留,但轉念一想,反正心存正法,加上每人因果各自負,所以不需多管他是誰,而且這次我來是做義工的,眼前的都是我服務的對象,應無所分別。

佛堂的安排挺細心,我們義工飯後原來有一個嘉許的儀式,獻哈達個西藏上師然後由他加持,還會有一些禮物送給我們。我當時有些遲疑,但也想不到理由推掉。‘大師兄’帶我們進去主樓裡面的小佛堂,路經大殿。大殿內供奉了金身西方三聖像,然後是講壇及信眾座位,可以容納一百人左右,面積雖然不大,但清凈莊嚴。在小佛堂內,西藏上師已經就座,其他義工好害羞,大師兄叫我們進去,他們還在猶豫,於是我就第一個進去,我說我不曉得他們要怎樣的頂禮方式(你相信我真的不曉得怎樣頂禮嗎?),他們說就合掌三拜吧,於是我在西藏上師前合掌拜了三拜,一拜心唸一句‘南無阿彌陀佛!’,然後跪下獻哈達,西藏上師加持後把哈達掛到我頸上,接著給我一包禮物,裡面有糖果和一條黑檀木佛珠。(由於我已經有數條佛珠,所以我把它轉送給母親了,她好喜歡,因為她本來用的那條白水晶佛珠比較重,現在這條剛好。)

雖然遇上我有所疑問的‘喇嘛教’(老實說現在‘喇嘛教’幾乎無處不在,而且現在連竹林禪院都有四面佛,如果太執著就很困難去修行和結善緣了),但無影響我對精舍的印象,而且它還有很多正法佛學班、興趣班等等,環境清凈,是一個佛門的好地方。

儀式完了我就離開弘法精舍,趕緊回家休息。不過,我雖然站了整個上午,雙腿發抖,睡眠不足頻打呵欠,但心中充滿喜悅和滿足感。希望我有緣再去弘法精舍,共享法喜吧!

東蓮覺院弘法精舍簡介(擇自東蓮覺院弘法精舍網頁資料http://www.buddhistdoor.com/wfcs/tc/index.php):

1938
港商黃杰雲先生購入青山公路九咪半地段並打算建造精舍,供其三夫人王璧娥女士作靜修之用。

1939-1944
精舍正式落成並正式命名為弘法精舍,王璧娥居士禮請天台宗高僧諦閑大師駐鍚弘法精舍。

1948
倓虛大師駐鍚弘法精舍,同年成立華南佛學院,學僧有暢懷、永惺等。

1960
王璧娥居士移居美國,為著延續前人初發之心,恆常保持成為弘法道場,於是發大舍心將精舍贈予東蓮覺苑。

1967
僧伽會洗塵法師與愍生苑長商議借用精舍舉辦香港佛教書院。

1968
香港佛教書院於弘法精舍成立第一任院長為覺光法師、副院長王允畋、總務主任為洗塵法師。

1997
僧伽會正式交還精舍予東蓮覺苑。

1998
佛光山正式租用精舍。

2004
香港大學正式租用精舍作為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之用。

弘法精舍曾是集聚及培育佛門良才之祥地,一九四八年由高僧倓虛大師發起創辦華南學佛院,培育出為數眾多的優良大德。直接到一九六三年倓虛大師坐化之後,華南學佛院亦告停辦。隨後精舍曾分別借於能仁書院及香港佛教書院作校舍之用。二零零零年東蓮覺苑租借於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以設立輔導及禪修中心。

鑒於東蓮覺苑所設的佛門網站之需,動員甚多。已在二零零八年九月一日收回弘法精舍,落實延續弘法精舍辦教育、弘揚佛法的精神,為了使得佛法能在這高科枝時代迅速發揚,東蓮覺苑將於弘法精舍作為佛門網站之基地,全面投入推廣佛法的宣揚,並於近期間在弘法精舍推出多項活動,供予市民有機會聞法聽經,進修自身菩提,增長智慧。

地址:香港荃灣青山公路九咪半發業里八號

電話Tel: (852) 2405 223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