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a's Journey

The Road Travelled

台灣中南部自由行紀(五)

發表留言

沿著日月潭湖邊有很多小小的船屋,兩層的房屋,前面還有私家碼頭。我和G看了很喜歡,都想著如果夏天來住在船屋的話就‘一支棒’(ICHIBAN)了!可以一開門就跳進水裡游泳,又可以划艇,可以坐在私家碼頭看日落,你說是不是超級棒呢?

逛完德化社後,我們急不及待問船員那些船屋是可以在哪裡租的呢?怎料他說那些船屋是原居民的,只用來招待自己的親戚朋友!我們立時非常失望,我就想,一定要想辦法認識一個原居民,還要做好朋友,下次來就住船屋。在哪裡找?可以在網上碰碰運氣啊!

然後,突然有個同船的男士搭訕。其實G上船的時候已經注意到他,因為他挺像我們的朋友T,高大北方男子身形,四十多歲的樣子,G說’比T有活力多了!‘,笑得我!因為呢,T也是四十多歲,但是就經常把’老‘字掛在口邊,而事實上,You get what you want 你總會得到你所想的,可能就是這想法令T在這四年間衰老了很多,身體也出現很多毛病。唉!誰不會老呢,可不用天天碎碎唸吧!而且老實說,我一直都沒有這個老的概念,但是自從經常聽到T及L (受了影響)把‘老’字掛在口邊,我就開始想關於老的問題,然後突然發覺這樣很危險啊,就問我母親她會不會覺得老。母親今年61吧,看上去只有50歲左右,還會穿粉色衣服,她聽見我這樣問,啋的一聲:’點解要念老呢個問題?越念咪越老囉!‘答得又妙又有智慧!

說回這個搭訕的男士,原來他是美籍華人,偶爾也會來香港公幹。他上次住在朗豪坊,一下樓就給人山人海,人頭湧湧的場面嚇了一跳,呵呵,我心想他還好未去過西洋菜街或者花園街,那裡的人流會把你‘沖走’,絕對沒有誇張的,呵呵!我們就聊了一會兒就上船了,上船後才留意到原來他是和家人來的,應該是父母和他的小孩,小孩說的都是英語,就是沒有見到他的另一半。船到水社碼頭我們就匆匆下船,我回頭一望,他正扶著雙親前行,心裡突然升起溫暖的感覺,這世界能夠身體力行考順父母的人已經不多的了,然後一邊走一邊後悔沒有交換彼此的姓名和電郵。後來和G以及其他朋友提起都說我們蠢,難得有緣,應該交個朋友的。唉,別看我外表醒目,其實講到社交,我是真的很遲鈍很蠢的。

我們下船後就去醉梅居看看寄運的情況,豈料老闆說寄去香港比較麻煩,因為裡面有酒,可能海關會抽查。G就說寄到我們在高雄的民宿吧,然後我們就手提回港。由於我本身的行李已經很多(7天冬日旅行,行李沒有可能少),另外又考慮到帶酒入境問題,(G堅持說現在香港居民帶酒入境已經取消限制,我不確定,不過我就想,如果酒類入口限制取消了,那麼寄運酒到香港又怎會說會有麻煩呢?)因為G已經買了兩瓶米酒,所以我就不買了,萬一過關有限制就說一人買一支,就應該沒有問題,所以只買了幾包香菇乾、茶餅和番茄乾。CIMG0549

回去巧兒軒退房後,我們去了一間很有歐洲情調的餐廳吃午飯。餐廳叫February Cafe, 位置在往公園的小路上,她在路邊擺了有幾張撐著白色陽傘的檯子,餐廳內播著輕鬆悅耳的西方樂曲,令人立時情緒放鬆,心情輕快。我們選了水吧前的檯子,可以悠閒地看著小路上來來往往的遊人,慢慢地享受一下陽光、微風、聆聽時間愉悅地經過的聲音。我們點了沙拉、鮮菌飯和海鮮意大利墨汁麵條。餐廳的食物水準非常高,用料非常新鮮,烹調方面,吃得出廚師一定在西方居住過,而且融入西方文化之中,因為食物沒有帶中國味道,是很純正的西餐。餐具都精緻,而且廚師很有心思地把碟子配合食物的顏色,真正做到色香味俱存。餐後再來一杯帶著心形泡沫的Cappuccino,暖暖和和的滿足感由心湧出來了,感到真幸福啊!

但是,幸福真是短暫的啊!我發現相機的電池已經完全用光了!怎麼辦呢?幾乎找遍了日月潭也找不到轉換插頭,下一站的東埔又是小村莊,而且憑多次查詢的經驗,我想找到的機會不大,因為都是鄉村地方,不是大城市,一般是不會進貨這種插頭的。還好我們會先去水里,在水里會有一段時間,只好祈求在那裡可以找到,否則就拍不到照片了!

~待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